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频道 > 群众呼声 >

数十张工程白条诉说农民工靖边县三年艰辛讨薪路

时间:2016-02-26 21:52来源:未知 作者:陈心怡 点击:


陈大鹏提供的反映材料

 
       陕西农村网—陕西农村报榆林讯(李金蔚 刘俊 记者 邵林喜)陈大鹏拿出2012年至今未讨回的一沓工程白条与垫付的工人工资结算条给记者看,他无奈的说:“我一直在想办法,因为这拖欠的工程款,我现负债累累,有家难回,工人整日找我逼我,我实在是没有任何办法了,只想有条活路。”

       近日,本网接到十多位农民工的联名投诉,称靖边县无害化垃圾处理厂的设备安装段施工从2013年工程结束至今,工资拖欠3年迟迟未付,而负责工程设备基础设施安装的工头陈大鹏也是欲哭无泪。

       工程款垫付未结算 工人讨工资有家难回

       家住渭南市大荔县的陈大鹏是一个普通的农名工工头,2012年8月份,经乡党郑顺潮介绍,进入靖边县政府合作的垃圾无公害化处理厂,配合安装设备,可没想到,这趟惠民工程竟把他逼上了“绝路”……

      “我当时对于政府的工程深信不疑,还告诉工人,既然是政府工程,绝对是可以信任的,如果能很快竣工,咱们也算是帮了政府的忙。”

       据陈大鹏讲,随后他用自己辛辛苦苦在其他工程中赚的血汗钱加上一些外贷的钱,垫资买的材料完成了这项工程。

       然而2013年2月,工程结束至今,陈大鹏只收到了密密麻麻的工程白条,和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工程款至今一分钱也未付上,工人上门讨要,他无奈之下只能先垫付,亲戚朋友都借完了也付不上全部工资,他与工人一起去靖边公共事业管理局,得到的回复却是,“设备安装和材料费不归我们这里管!”

      “他们不管我,我怎么管工人的工钱?工人只找我,就连我当时我刚买不久的车都被工人强行开走了……”陈大鹏满脸无奈的说。

       陈大鹏告诉记者,自己总觉得欠别人的工钱,感到理亏的他,对拖车一事也没有只言片语。他年迈的父亲得知此事后,高血压骤犯,住进了医院……工人上门要钱,他实在无能为力,只能像流浪汉一样四处东躲西藏,有家难回!

      工程运营正常 农民工工资不清楚

      记者驱车前往靖边县,在县城迎宾大道西侧看到了陈大鹏口中的“德兆环保·靖边无害化垃圾处理场”。据了解,该场地占地面积40.5亩,总建筑面积14000平方米,项目概算总投资7000多万元,项目配置垃圾无害化生产线。



靖边县资源化垃圾处理厂



垃圾处理厂正常运营 地面堆积的数百袋有机肥

 
       在负责人的带领下记者看到当初由陈大鹏带领工队完成安装的该厂的生产线设备基础设施。厂区负责人说,该生产线已经正常投入运营,采用全球最新的水解固氨法处理技术,通过对靖边县日常所产生的生活垃圾进行分选、水洗,将垃圾中可回收的废弃物进行回收利用制成产品出售,对不可回收利用的有机废弃物经过高温高压处理制成有机肥,不产生二次环境污染。目前生产线可以日处理垃圾1100多吨,产生30多吨肥料。在厂房内记者看到处理厂生产的大量“绿鑫丹精制光能有机肥”。

       而对于该项目涉及的农民工工资问题,厂区负责人称对此事不清楚,只有当时负责该项目的罗书记了解具体情况。

       项目负责人:工程未验收 设备款无法结算

       随后,记者来到靖边县公用事业管理局,当时负责该项目的罗鹏雄说,截止目前为止,厂房设备并没有完全安装起来,一直处于调试状态,由于安装设备环节产生的变幅较大,因此没有固定的设备投资结算。加之合作公司自身资金断链,让工程走了好多弯路,到现在还没有通过验收,投入正常运营。

       记  者:“工程验收是否有固定标准,没有移交的具体原因为何?”

       罗鹏雄:“原则上如果能达到12小时处理垃圾300吨,是可以通过的。”

       记  者:“厂方负责人说目前日处理垃圾可达1100吨,产生30吨肥料。”

       罗鹏雄:“那不可能,靖边县根本日产量也达不到那么多,加之在水解、烘干、制作过程中产生的二次垃圾污染不符合当时的协议内容,2015年10月,相关专家前去生产线查看处理情况,表示不符合验收规定。”

       当记者问及对于陈大鹏所反映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罗鹏雄是否知晓时,他称,当时靖边县政府这边只是协调厂房用地相关事宜,和设备质量的把关。陈大鹏的事情虽然知晓,但安装设备时当时陈与承建总工程的负责人郑顺潮之间协调的问题,靖边县政府并没有针对如何付陈大鹏所承包的工程款事宜与他们的工队进行任何沟通。

       罗鹏雄对此也感到遗憾,这些欠款,陈大鹏应该直接找郑顺潮协商如何付清,主要是他们之间(陈大鹏与郑顺潮)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即使现在维权也很艰难。

       对此,陈大鹏也是十分委屈,他回忆说当时工程现场一位罗姓负责人告诉他,由于安装设备是零星工程,不能签合同没有预付款,只能将工程款工费算在总工程中一次性付清,所以到现在也是有苦难言。为此,他与工人一起找过靖边县劳动监察部门,可是多次未果,所以迟迟拖了三年之久。

       劳动监察部门:劳务无合同 无法立案

       而靖边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的队长高占峰也对此事一头雾水:“陈大鹏确实投诉过这个事情,但是我们到现在一直没能立案。由于陈本人一直没有过来露面,不符合立案条件。” 



靖边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针对陈大鹏投诉发过的回复

 
       高队长随后向记者提供了2015年1月23日靖边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针对陈大鹏投诉发过的回复,回复称:经初步认定,你与垃圾无公害化处理厂属劳务关系,不在我局受理范围内,建议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如此案涉及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请携带本人身份证、劳务合同、工资表、考勤表等相关证件(证据)材料依法到县劳动监察保障大队投诉。

       农民工工资拖欠一事投诉到此进入瓶颈,陈大鹏负责的设备安装基础工程属于该工程的外包部分,工人工资材料费本应由承包总工程的郑顺潮进行支付,而郑顺潮却以该工程未完成项目验收无法结款而推脱,靖边负责该项目的负责人称工程未达标无法进行验收移交。工头陈大鹏及十几名农民工工资将向谁讨要?他们何时能够拿回自己的辛苦钱?本网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陈欣怡)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