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秦商家园 >

秦商的秦殇

时间:2015-04-02 18: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秦始皇统一六国的豪情始终是陕西商人很热衷的话题,大有未来的必然要在陕西出现在具有当年秦始皇伟业一样的秦商。


阔别陕西三年,再一次回到陕西,有幸约见了几位在陕西有头有脸的企业家。自然,话题会谈论到秦商。我夸夸其谈,商人们也在夸夸其谈,两天下来,我发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困惑了我:我遇见的是一群商人吗?


逐利


逐利是商人的本性,但陕西的商人却大多逐名。


在一个陕西举办的论坛现场,我亲眼看到一个陕西商人在论坛上讲完话后,在两个助手的帮助下披上风衣,然后在三五下属的拥簇下扬长而去。这种黑老大的排场和在生意场上的相互攀比似乎能说明一些问题。


在我看来,这群商人还不是很成熟,他们直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具有中国特色人怕出名猪怕壮的财富潜规则。在山东商人、浙江商人、江苏商人和广东商人在极力希望能够从舆论中隐退的潮流下,陕西商人的高调和轻浮让人十分担心。这种不成熟的举动不仅仅是难以成就大业,甚至在成就小业的道路上还要走更多的弯路。


很多陕西商人都想走明星企业家的道路,这种追逐明星企业家的本质其实是这个群体的政治理想的回光返照。的确,陕西有太多企业家是在政治理想上失败之后投奔商海,最后做大做强的,他们很看中政治角度的名声,而看轻消费者眼中的名声。与其说他们是商人,还不如说他们是在另外一种政治舞台上的泛政治家。


商人一旦脱离了商人的本质,估计是很难做大的,即使做大了,估计也是十分脆弱的。


合作


合作精神是做大做强的基础,这是浙商、晋商和徽商多年来经验。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仍然在很多地方存在的温州商帮、潮汕商帮的现象很值得我们关注。这些群体虽然很多都是百万左右甚至几万左右的小商人,但是在大生意上,这些人往往互相帮助,体现了合作精神,最终从小到大,成为中国不可小窥的商业力量。


可是陕西的商人大多是互相瞧不上对方的:张三谈到李四,必然是贬低有加;李四谈到王五,也是如此;自然王五谈到张三、李四也是贬低有加。可以说,我们看到的陕西商人非但缺少合作精神,还大有互相拆台的嫌疑,更有甚者则是背后捣鬼,我干不成这个事情,让你也干不成,毁坏别人的生意。即使是陕西商界的大佬们也不例外,他们在不同场合也经常会出现形同陌路、互不理睬的现象。


陕西大多商人都喜欢打红桃四,这种扑克牌的打法在陕西当地叫做挖坑。这种扑克牌的玩法有3人玩法和4人玩法,但是规则都是一样的,就是另外两人或者另外三人拿着好牌暗害另外一个人,让其跳进坑去,然后埋坑,最后在埋坑中取得娱乐。这个牌的打法在陕西极为流行,大到有数亿资产的大商人,小到田边的老百姓。有人戏虐说这是陕西人的挖坑文化,也有人说这是三个或者两个人的合作文化,我则认为这个现象的根本是拆台文化。大家从给对方制造陷阱中玩味智慧的高低,在对方或者自己的胜利或失败中获得快感或懊丧。


知识


知识就是力量!对知识的积累,陕西商人可以说在全国都是屈指可数的。陕西商人文化之深厚、知识之渊博甚至让很多拥有一派学说的学者专家在陕西这块黄土地上都不敢随便开坛布法。20005月,我就亲眼看见有两个在国内响当当的经济学家在西安的一个论坛上被台下的参会者问的哑口无言、如坐针毡。


在对待秦商的问题上,我常常这样问自己:知识多了是不是好事情?


前一段时间,我认识一位上世纪90年代中期驰骋陕西的商人。在他的眼中,中国很多一流的经济学家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其百万字的著书立说和超乎常人的谈吐的确唬住了很多人。前一段日子见到他,这位老兄依然是气势逼人。我问他:如果让你和厉以宁、吴敬琏进行一场辩论,你没有问题吧?他回答,肯定没有问题。我说,你有什么办法让他们和你同在一个台上辩论呢?一阵沉默,不欢而散。


看看周围最让陕西人看不上的蒙古商人都做大了,例如蒙牛、伊利;再看看陕西商人,在慨叹知识是否过剩的时候,我甚至有点怪罪上苍:为什么要给陕西商人那么多的智慧!如果智慧太少,或许他们就能够加强合作,或许也就有了大的秦商。


霸气


在我看来,陕西的商人是最不缺少霸气之名的,但却最缺乏霸气之实的。在海星、金花等为数不多的陕西优秀企业中,很多企业实际上是有机会走出去做大的,但是这些企业家直到今天大都还蜷伏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


在现实面前,陕西商人缺乏山东商人的那种霸气:鲁商做企业的根本就是要做大,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时风、常林等等,山东在各个行业有太多的全国第一了;在现实面前,陕西商人缺乏浙江商人和江苏商人的那种霸气:浙商和苏商做企业的根本是要将企业做强,在强中逐渐成了行业的主导,虽然有些行业并没有做到第一,但是有太多的让谁都不敢忽视的力量;在现实面前,陕西商人缺乏京商和沪商的霸气:京商和沪商最能够跟随政府发财,可是陕西商人却在和政府博弈的过程中只学到了一些皮毛,并没有做到京商和沪商的那种境界;虽然徽商和晋商近几年呼声不是很高,但是晋商的注重规则和徽商的机敏却也是陕西商人缺乏的,陕西商人很多情况下太过于忠厚而缺失了机敏,太过于人情而缺失了规则,这也是难成霸业的一个原因。


当然,无论是从逐利、知识、合作,还是从霸气的缺失方面,我始终认为秦商还有其可塑性,只是秦商需要尽快出现引导秦商走上正路的政府力量和商业领袖。


从全国来看,陕西优秀的企业和优秀的企业家少的可怜。同时,今天做大的成本远远大于昨天和前天,那么陕西企业家的出路又在哪里呢?


用最近流行的一个短信作为回答:晋商问上帝,晋商什么时候能够重振雄风,上帝说需要30年,晋商流着泪离开了;徽商问上帝,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找到昨日的辉煌,上帝说需要50年,徽商流着泪离开了;最后,秦商问上帝,以前有秦始皇统一六国,何日有秦商的霸业。上帝会如何回答呢?


希望新时代的秦商不要让上帝流泪!也不要让我们这些关注秦商的凡人等得太久。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