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史博览 > 文化遗产 >

古代建筑艺术-中国历代皇宫(2)

时间:2015-04-07 13:5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秦朝虽然因为大兴土木、滥用民力而灭亡,但秦朝的宫室并不是历史上最为华丽、壮美的,这与当时建筑技术、工艺水平及社会财富的积累有关系。

  二、西汉长乐宫——未央宫——建章宫

  秦朝二世而亡,项羽的一把毁灭性大火在咸阳连烧了三个月,当年雄视一切的王朝在大火中消亡,秦始皇苦心经营的宫室也被焚毁殆尽。数年之后江山易手刘氏,汉代的开国君主刘邦住进了尚称完好的秦兴乐宫。之后,刘邦开始建筑自己的宫城——长乐宫与未央宫。长乐宫位于长安城的东南角,未央宫位于长安城的西南角。后建的未央宫规模壮丽。当时,刘邦从外还京,见丞相萧何正指挥营建未央宫,刘邦抬眼见工程相当浩大,不禁怒火中烧,质问萧何:“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萧何回答:“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以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今后世有以加也”。刘邦听后默然,点头称是。萧何道出了宫室之壮丽对于皇帝的意义。

  西汉初年的宫廷苑囿,比较而言尚不算奢侈,因而它无法满足好大喜功的汉武帝的需要。于是他大兴土木,增修了明光宫、建章宫,并修缮、扩充原有的宫室。至汉武帝时代,汉代宫室在精美、舒适方面已经超过了秦代,规模较之秦代也不为逊色。
 
  长乐宫,周迴二十余里,有鸿台、临华殿、温室殿及长信、长秋、永寿、永宁四殿。长乐宫的前身是秦兴乐宫,汉高祖刘邦在位时居于此宫。惠帝以后的汉帝居未央宫。

  未央宫,周廻二十八里。利用龙首山的地势为台殿,高出长安城。前殿东西五十丈,周围台殿四十三座、宫十三座,池一个。武帝修缮后的未央宫,以香木为栋檬,以杏木作梁柱,门扉上有金色的花纹,门面有玉饰,椽端上以璧为柱,窗为青色,殿阶为红色。殿前左为斜坡,以乘车上,右为台阶,供人拾级。黄金制作的壁带,间以珍奇的玉石,清风袭来,发出玲珑的声响。

  未央宫有宣室、麒麟、金华、承明、武台、钓弋等殿,又有殿阁三十二,包括寿成、万岁、广明、椒房、清凉、温室、永延、玉堂、寿安、平就、宣德、东明、飞羽、凤凰、通光、曲台、白虎等。又有天禄阁、朱雀堂、画堂、甲观等。
 
  宣室,为未央宫正堂,是皇帝日常起居的地方。汉文帝曾在这里召见一代名士贾谊,二人盘坐于席上,谈至深夜。作为一名外臣,能在皇帝的居处被召见,实是难遇的恩宠。

  温室殿,在未央宫殿北,皇帝冬天取其温暖居于此殿。温室以椒涂壁,再饰一层文绣,以香柱为柱,设火齐屏风、鸿羽帐,地上铺以毛织地毯。

  清凉殿,也在未央宫殿北,皇帝夏居之殿。清凉殿以画石为床,设紫瑶帐,殿内盛夏时仍清凉无比,如同含霜。

  桂宫,也是皇帝日常居住的地方,位于未央宫北,用紫房复道与未央宫相连。桂宫内有武帝所喜好的四件宝物:七宝床、杂宝案、厕宝屏风、列宝帐。所以桂宫又叫四宝宫。

  后宫,在武帝时有八殿,后又增修了十几个殿,有的殿名颇为雅致,如兰林、飞翔、茞若、椒风、蕙草等。除后宫区以外,还有其它藏娇纳艳的地方,如月影台、云光殿、九华殿、鸣鸾殿、开襟阁、临池观。

  建章宫本是武帝为求仙所造的,后来也成了选养美女的地方。武帝命将燕、赵地区二十以下、十五以上的美女纳入此宫中,年满三十的出嫁,亡者递补。

  建章宫位于长安城外,在未央宫西,跨城池作飞阁,两宫相通,皇帝乘辇往来于两宫中间。建章宫据史书上说有高二十余丈的阙,阙上有铜凤,高大的阙门,迎风而立的铜凤表达着汉武帝要与仙人相见的意愿。宫内建有造仙昂贵的玉堂,阶陛皆为玉造,似乎是准备迎见仙人的场所。

  真仙行踪杳然,但铜铸的仙人却每天为武帝服务。建章宫的神明台,高五丈,上有承露盘,一位铜仙人手把铜盘玉盃,以承云表之露。汉武帝以此露和玉屑服之,冀求长生。
 
  除宫室外,帝王的游乐之所——池、台、观、榭也比比皆是。其中著名的有:

  池太液池,在未央宫的西南,建章宫之北。池中刻石为鲸鱼,长三丈。池中筑起三山,象征传说中仙人所居的瀛洲、蓬莱、方丈三仙山。

  长乐宫中的酒池原为秦始皇建造。史书中未有对秦始皇在酒池戏谑的记载,却见有汉武帝作乐场面的记载。汉武帝命三千人在酒池牛饮,他在池北的平台上观赏。这三千人,每人用一铁盃饮酒,盃重举不过两次,酒量相当于牛饮水的量。汉武帝看着怪态百出的三千人,品味着作皇帝的威福。

  汉昭帝时建淋池。汉昭帝曾在淋池流连忘返,池中生长着一种荷花,一茎四叶,形如骈盖,日光照射时叶片低首,当时称为低光荷。荷花的果实如佛珠,可以佩带,花叶咀之令人口气常香,宫女十分喜爱。每当游宴时,宫女都口含花叶,或折枝蔽日,楚辞称为折芰荷以为衣。昭帝以文梓为舟,木兰为浆,船首刻飞鸾翔鹢。昭帝与宫人终日忘归,乃至通夜。昭帝命宫人歌唱,宫人唱道:“离秋素景泛洪波,谁云好手折芰荷。凉风凄凄揭棹歌,云光开曙月低河。万岁为乐岂为多?” 台柏梁台,以香柏为梁。汉武帝曾在此置酒,召君臣和诗,能作出七言诗者才能登台。后来形成一种诗体,叫做柏梁体。汉武帝曾召上至大司马下至上林令众官,以各自的职事为内容赋诗。柏梁台诗体共二十六句,一人一句,至倒数第二句时,一位郭舍人赋成“啮妃女唇甘如饴”,出口后方觉得此句涉于猥亵,正不知所措,机智的东方朔马上接一句诙谐的“迫窘诘屈几穷哉”。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