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新闻 >

广东首宗:见义勇为者告政府 医疗费无以为继

时间:2015-07-13 14:27来源:羊城晚报-金羊网 作者:罗坪   点击:
广东首宗:见义勇为者告政府 医疗费无以为继
 
李摄森卧床,李泼森被迫放弃事务与老三轮流照顾他
     救起了他人,却救不起自己;变成植物人的他,医疗费无以为继  
 
  一笔不堪承受的后续治疗费,将见义勇为者李摄森,拖入了困境。
 
  7月9日晚,广州三九脑科医院10楼,窗外雨声急促。
 
  34岁的肇庆人李摄森躺在12号病床上,呆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中药通过其鼻孔导管注入体内,他张大着嘴,紧锁着眉,表情颇为痛苦。
 
  事实上,这一切不过是感官刺激本能的反应。已成植物人卧床3年的李摄森,根本无法知道在他见义勇为后,整个家庭从此坍塌。
 
  先是被迫起诉被救者,胜诉后却无法执行赔偿;接着街头跪求帮扶,善款不久亦耗尽。三年来,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这次被逼无奈的家人选择起诉见义勇为事发所在地云浮市新兴县政府。向政府要救助奖金,用于后续医疗费,成了其家人希望治好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开庭前,曾经多方筹措、并已奖励李摄森90万元的被告——新兴县政府回应:上述请求不属“法定必要义务”。
 
  救了他人却无法救自己,这个结,李摄森家人如今不知从何开解……
 
  尴尬现状 三场胜诉官司都没拿到钱
 
  李泼森是家中的老二,他与三弟李聪森在医院轮流照顾四弟李摄森,经已三年。回忆起三年来的遭遇,李泼森一脸颓丧。据其称,他家在肇庆市怀集县大岗镇谭珠村,父母都已六七十岁,家中有个大哥,有间歇性的神经发作。前几年,李泼森和两个弟弟在云浮市新兴县打工,工资虽不高,但三兄弟在一起其乐融融。
 
  2012年6月1日上午,李聪森、李摄森正在新兴县六祖镇的一个工地上做工。突然,听到村民的呼救声,兄弟俩毫不犹豫地跳入沼气池中救人。结果,兄弟俩双双中毒昏倒。施救者与被救者均获救,老三住院一个多月保住了性命,而本是准新郎的老四则昏迷不醒,辗转县、省多家医院依然如故,成了“植物人”(详见本报2013年7月26日相关报道)。
 
  同年7月19日,新兴县人民政府向李摄森、李聪森兄弟俩颁发了“见义勇为”荣誉称号证书。李摄森见义勇为变成植物人,这起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当年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之后,肇庆、云浮两市的政府部门以及社会救助等筹款接近百万。但是三年过去,所募善款早已用完,可李摄森至今依然躺在床上,由哥哥、嫂子几人轮流值守。
 
  2013年,政府安排了法律援助,由施救者李摄森向废水池业主、被救者等人索赔,案子在新兴、云浮经历了一审、二审,法院判决李氏兄弟获赔20万多元。可是法院的判决却遭遇执行难,所判赔偿一分亦没拿到。去年6月中旬,李的家人向新兴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对被告司法拘留,但法院除了给予1.5万元司法救济款后就没有了下文。
 
  “李摄森三年来一直躺在广州的医院,每天近千元的医疗费以及家属的折腾,我们确实耗不下去了。”当时一道参与救人的老三李聪森告诉记者,那时他还没有完全恢复就出院忙着照顾老四,如今出现后遗症也快顶不住了。
 
  李聪森称,母亲为了祈祷老四康复,2013年去烧香时,遭遇车祸。去年在老家怀集县打赢了官司,但肇事者至今也没有赔钱。前期的百万善款,为给四弟治病已经告罄,目前家人希望政府能给予一次性的见义勇为抚恤金,用以后期的治疗费或者由政府部门安置到公立的福利院等机构。“三年三场胜诉官司,都没拿到一分钱,一步步被逼无奈走到告政府,都是没办法的办法。”李泼森称。
善款流向 医疗耗尽近90万救助金
 
  李摄森救人卧床后,善款具体如何筹集,又是怎么耗掉的?
  羊城晚报记者从见义勇为事发地六祖镇镇政府出具的一份“李摄森救助金流向表”中获悉,受捐善款共8笔,总计89.3万,由镇政府牵头、民间善款共同捐助构成。
 
  据李摄森家人在庭前出具的证据显示,这近90万善款到账后,直接划入了负责救治的医院,每次划款额约20万元左右。至2013年年底,救助金耗尽。因医疗欠费,李摄森的治疗只能时断时续,为此李聪森曾在广州城区的天桥下为弟弟举牌募捐,一度筹到10万元治疗费用。
 
  据李泼森称,钱较充裕时,弟弟就接受正常的治疗,每天花费1500元左右;没钱时,只能用维持生命的药物,每天约200元的花费。“我们家人都不想放弃对老四的治疗,但现在就是这200元,我们也拿不出来了。”李泼森称,怎么筹钱成了最大的困难。
 
  李泼森曾想从广东省见义勇为基金那里获得资助。对此,记者致电广东省见义勇为基金会了解情况。该基金会一名负责人表示,的确了解过相关情况。对于李氏兄弟救人的义举,基金会也非常钦佩,2012年也曾为他们送去十几万的慰问金。但由于《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是自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李氏兄弟的事情发生在2012年6月,所以并不符合政策要求。
 
  该名负责人称,省见义勇为基金会作为一个民间组织,并没有给予李摄森特例办理的权限。对于这个说法,李泼森觉得很无助。
 
  各种困境都涌来的时候,李摄森还是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
 
  2013年3月,家住广州的黄阿姨主动找到医院,两年来风雨不改坚持到医院免费照顾李摄森,时常帮他按摩身体。
 
  起诉政府 欲拿救助支付后续医疗费
 
  起诉见义勇为事发地新兴县政府,是李家打的第四场官司。
 
  2014年6月,李泼森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新兴县六祖镇政府,想由当地镇政府专门负责此事的陈姓党委委员转交一份《申请书》给新兴县人民政府,请求县级人民政府妥善安置。工作人员不肯开具接收材料的单据,李泼森等了几个月,杳无音讯。
 
  同年12月9日下午,李泼森又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庭递交诉讼材料。李泼森以新兴县政府对其快递的《申请书》逾期未做答复为由,起诉县政府违法,但未获立案。今年5月初,新的立案登记制度实施后,李泼森再次提起行政诉讼,状告新兴县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几天之后,李收到了立案通知书。
 
  7月9日,作为广东首宗见义勇为者起诉政府案,在云浮中院开庭。
 
  除当地政府是否收到李摄森的救助《申请书》外,新兴县政府是否负有救助义务成为庭审焦点。原告称,在其见义勇为之后,新兴县确实及时组织了相关部门进行医疗和救助,为原告筹集善款90余万元并为其颁发了荣誉证书。但李摄森成为植物人卧床后,政府对其妥善安置方面未完全尽责,90余万善款来自政府的奖励只有不到30万,因此请求再一次性支付一笔救助金和奖励。
 
  庭上,原告引用的依据为《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但被告新兴县政府答辩表示,此要求并不适当,因为此条例是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而原告“见义勇为”的行为发生在2012年6月1日;另外,至于奖励是属于省政府的行为,并非由地方支付。之前,在县政府召集下已募捐到善款近90万,这次再提出要求,则并非政府的“法定必要义务”。
 
  对此,李摄森的代理律师称,如果机械地执行该条例,政府有规避责任之嫌,如此会产生不好的社会影响,会让做好事者“流血又流泪”。律师称,即使是向省政府申请见义勇为奖金,也需要得到县政府的协助,逐级走申报程序才能实现。单靠自己申报,因无权威性难被受理。对此,被告新兴县政府表示,可以考虑协助申报之事。经过庭审,当日开庭法官并未当场宣判,表示将择日判决。
 
  7月11日,广州三九脑科医院主治医生黎肖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就李摄森目前“植物人”的病情看,要扭转其病况并康复的可能性已不大。如果跟政府通过协商,将其送回老家的疗养机构治疗、护理,也不失为一种折中途径。
 
  李泼森表示,目前唯有先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再决定下一步去向。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