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艺术长廊 > 艺术人生 >

陈新义的水墨人生

时间:2015-08-02 21: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梁山脚下,金水河畔,春天的气息从古莘书画院的窗台里伸展进来。与陈新义先生对坐,看眼前的他,没有著名画家的自命清高,有的只是如邻家大哥般的从容心境与平和笑容,谈吐间,却语锋犀利,人品如画,高洁不凡。
   本是一次例行的采访,从画谈到人,从艺途说到人生。时间很短,却如同阅历了一个人的春夏秋冬,让采访变成了一次品味,品味画境,更学习如何挥洒人生。

“是绘画改变了我的人生”

    陈新义的绘画天赋,从很小时候就显现出来。小学时,他最喜欢的课就是美术课,没有什么可供临摹的教材图本资料,他就照着连环画画。中学时的黑板报老师总是交给了他。后来陈新义投师一位在古莘享有很高知名度却一生低调的老人,那就是美术大师雷万弟先生与中国著名国画家王权先生。党文兴老师非常欣赏他,经常让他拿一些名家的画临摹,并传授一些花鸟画的知识,更多的时候,是细品学生的作品。
   多年潜心于绘画,让他明白,中国画相对于其他艺术门类来说,技巧方法固然重要,但深厚的学识素养以及对各种知识的广采博取,对于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是非常重要的。而这些,非凡的经历让他得到了许多有益的补充,也使他的绘画有了更大的进步。
  因为不是美院科班出身,业余绘画爱好者的名分使陈新义没有更多的思想压力,他不断地画出作品,又把自己的作品拿去给认识的画家、名家看,虚心接受着指点,全身心地投入画画中。也是因为画画方面的崭露头角,使他很快脱颖而出。在商海中奔波的他,却从不曾放弃心中那片黑白分明的水墨天地。

“画画已融入我的生命”

看陈新义先生的画,总能感觉到一种清幽之气质。这不仅在于他构图的简洁,更在于他画的一花一草当中,都透露着无限生机和生趣。陈新义擅画花卉,在他笔下,不论是梅兰竹菊,还是紫藤、牡丹、荷花,不仅神形独特,而且空灵含蓄,意蕴深远,具备无限之张力,使人读其画如同读诗;从技巧言,他下笔大胆,运笔潇洒,全无僵滞,且起承有致,开合自然,主客分明;与传统的文人画逸笔草草相比,他的作品时时流露出诗人的情怀、文人的气质,他能借四时之异、晴雨之别,状花卉之众态,抒己之灼见,使人在欣赏他的作品之时更能感悟人生真谛。陈新义创作的《江南水乡》、《江山如此多娇》等作品更是把山水画的表现手法应用的让人赞叹不已,画中的山水鸟树、乌蓬船等只寥寥数笔,却让人能够体会到他对景像的把握入木三分。他笔下的村姑、牧童、嬉儿传统而又富有生活意境,诙谐的人物形象加上农畜、短笛等画面元素的融入,让人倍感一个渭北汉子对生活的观察入微至微。特别是陈新义的《莲花童子图》那一朵静美的青莲,淡雅娇羞,那一句“叶展影翻当砌月,花开香散入帘风”的诗句,还散在香山居士的字里行间中,顽皮的仙子,浮于其上,仿若嗅吸着那淡淡的馨香,梦绕千年。作品并且有“连生贵子”的含义,寓意吉祥。出身于贫苦家庭的陈新义,因了他非凡的人生历程,使得他所有的画作俱有一种透射人们魂魄的魅力,令欣赏者久久不能忘怀。

凡欣赏过新义先生水墨虾的人,无不被画面上几尾轻逸、灵秀的青虾所打动,体验着青虾们那勃勃的生机,感受着生命的韵律和节奏,人们读画时的心境会变得清净、和平,一洗尘世的烦恼,心灵亦似得到净化。
在国画界有共识认为:虾不好画,即使形似,也难以画出神韵。画一只虾虽只寥寥数笔,却涵盖了中国画的多种运笔技法、施墨法之精华:疾、徐、顿、挫、浓、淡、干、湿、破、拖、勾、皴、点、染等等。是的,画虾难,画出生动灵秀的虾更难!然而新义先生却做到了,他笔下的虾,形神兼俱、惟妙惟肖。
     之所以能和水墨虾结下了不解之缘,而缘由就是因为他喜欢虾的无私、善良,它献出自己的身体给人们带来美味,它用自己特有的红色使人们感受到喜庆、吉祥;虾是勇敢、智慧的,它能屈能伸,沉稳练达,它拢屈自己的身体是为了弹冲向前,将头刺更猛烈地刺向敌人!
画如其人,从新义先生的虾作中,人们似乎读懂了些什么。在他内心深处似乎感到了有某种启悟、期盼和寄托就隐存于这墨虾之中。他几乎将全部的身心投入到对水墨虾的创作中,多少次夜以继日废寝忘食,画完了无数刀宣纸,磨废了无数支画笔。从那时至今,时光又掠过了十多载春秋。  陈新义是用心来学画、读画、作画的,他力求读懂齐白石老人深邃的精神境界。意交神往,在不经意间,白石老人的风骨已然浸透在新义先生那雅逸、淡泊、清澈、简约的娓娓墨虾之中。

俗话说“文如其人”,画也是如此。一件作品品位的高低,往往取决于人品的高低,因为任何成功的艺术品或多或少有意无意都是艺术家的一种人格的自我写照。陈新义先生的作品,之所以令人刮目相看,除了他的作品具有鲜明的个性外,更重要的是,他自身人格与学识素养对其作品的直接影响。作为一个颇有成就的画家,陈新义虽视画如命,却非以画为生,更耻以将自己对艺术的追求贬值成对市场画价的追求。在他看来,绘画就是一种对生命的挥洒,更是一种对社会的责任,使更多的人能从艺术品中得到美的享受。多年来如一日,他每日晚睡早起的绘画。他自称为“怡心斋主”,这是否是一种“随心而作,和悦心情”的心境的披露,我们不知道,只知道正是这种淡泊名利的襟怀,让陈新义的作品摆脱了传统花鸟画的束缚,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中华古今之文艺,贵在继承中创新,创新的基础上求发展,最后能独树一帜,陈新义先生大写意花鸟画创作即沿此途径,已逐渐形成自己之风格,个性突出,雅俗融合,既不同于古人,又有别于今人,却终未脱离传统。”艺术长途攀登多载,陈新义最深的感触是,要学画,首先天赋条件是必不可少的。这种天赋往往表现在与生俱来且终生不渝的兴趣。现在很多艺术院校招生非常热门,当然是一种可喜的现象,但其中也存在一种误导,艺术并不只有风光,更多的是清贫和寂寞,尤其是现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要坚守艺术意境,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也只有坚守才能品尝到成功的喜悦。
    沉舟侧畔,坐阅千帆竞过。有时候,执著与坚守本身就是一种拥有。如今的陈新义有了更多的时间,这正是他多年梦想的。正如陈新义曾说:“绘画已融入了我的生命,这里有我的心志,我的虔诚,我的希冀,我的学养,乃至我所能付出的一切。”我们相信,这不仅是他的肺腑之言,更是他的一生追求。
    这种追求,如我们眼前的这片灿烂春光,生机蓬勃。

                                     陕西农村报记者  张斌

                                                  (二零一二年三月)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推荐内容